史上最美北京星轨图合集:星空摄影师讲述拍摄秘籍-镜头-风光摄影-风光片_网易订阅

史上最美北京星轨图合集:星空摄影师讲述拍摄秘籍|镜头|风光摄影|风光片_网易订阅
9月15日,在中共中央宣传部举行的“中国这十年”系列主题新闻发布会上,生态环境部部长黄润秋晒出了一张以故宫午门为背景的星轨图。“这是一张以故宫午门为背景的星轨图。” “大家可以看到,夜空中繁星闪烁,在天空中划出一道道明亮的迹线,叫‘星轨’……要拍出这样的照片,一定要空气质量非常好、透明度非常高。所以,这张图是北京这些年空气质量改善的一个真实写照。”9月15日,在中共中央宣传部举行的“中国这十年”系列主题新闻发布会上,生态环境部部长黄润秋晒出了一张以故宫午门为背景的星轨图。(图 / 生态环境部官方公众号)根据2022年5月由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发布的《2021年北京市生态环境状况公报》,2021年,全市空气质量持续改善,空气质量达标(优和良)天数为288天,达标天占比78.9%,比2013年增加112天。一级优天数为114天,比2013年增加73天。空气重污染天数为8天,发生率为2.2%,比2013年减少50天。(图 / 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发布的《2021年北京市生态环境状况公报》)故宫午门与星轨的结合,不仅展现出北京城的磅礴大气与绚烂多彩,也是北京这些年空气质量改善的一个真实写照。本期拍者君邀约“故宫午门星轨图”的拍摄者于汝文,请他讲述拍摄星空的8年间,北京空气质量的变化,展示北京深厚的文化地标与星空结合的别样魅力。于汝文军旅摄影家、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,视觉中国签约摄影师。擅长风光摄影,有星空作品“望”系列、“新北京看中轴”等作品。拍者:你拍摄星轨图时,需要提前做什么样的准备?于汝文:分四个方面,首先,要了解什么是星轨,通俗来说就是星星划过的轨迹。第二个是摄影相关器材的准备。南海子公园。第三个就是天气的选择,因为我们在北半球,一般夏、秋两季是拍摄星轨的最佳时间。镜头不容易起雾,天气也比较凉爽,特别是选择无云的夜晚,最好是雨过天晴、大风过后天气通透,拍出来的片子会绚丽璀璨。“月明星稀”,月亮太亮的时候,星星就不明显了,所以具体的时间一般是在农历二十三至下个月初八。2020年6月13日,门头沟,永定楼。但拍摄的时间并不是绝对的,10月份以后也不是绝对不行。11月下旬北京故宫午门拍星轨的仍然排成长队。只要避开农历十五前后太强的月光,星星比较多而且比较亮就行。现在晚上星星是非常亮的,肉眼完全可以看到。观星软件中有观星的指标——观星指数,如果观星指数达到80%以上完全可以拍摄星轨,如果低于60%或者50%,也可以拍,但是拍出来的星星会比较少。第四个是前景的选择。如果只拍星星没有前景,那只是一个素材罢了,缺失了它的文化底蕴内涵与外延。所以一张片子要有内涵和意境,前景是非常重要的。这是我的前期准备。2020年7月6日,天安门,创意摄影。拍者:你拍摄星轨的装备是什么?于汝文:我常用的是1DX和5D4,镜头常用的是11-24mm。拍摄星轨时,建议使用广角镜头,视野越宽,容纳的天空就越多,星星也就越多。常听人说专业摄影师用多么高端的设备,其实机身镜头并没有限制,适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。拍摄所需配件:头灯、充电宝、假电池(本身没有电,通过外接充电宝供电)、反向渐变镜(城市有害光严重时进行反压)。拍者:拍摄现场需要注意什么?采用什么方式拍摄?于汝文:必定要用到的是三脚架,手持是拍不了星空的。三角架的稳定是非常重要的,一是保持拍摄的稳定,多张照片可以保持统一,便于后期编辑。二是拍摄星轨很可能会登高,如果风大或不小心将三脚架碰倒,很容易伤到人。一定要固定好三脚架。2019年10月26日,金山岭。之前一次在内蒙古草原,想以蒙古包当前景拍摄星轨,蚊虫叮咬的满身是包,奇痒难忍,自拍开始后就跑到蒙古包里躲蚊虫去了,天快亮时出来一看,相机让狗给碰倒了,不仅片子没拍成,还把镜片给划伤了。在城市中,夜晚的光源较多,在现场要注意避免强光。选择间隔拍摄、快门在20-30秒、ISO设置在100-200,这是我多年拍摄总结下来比较适合城市星轨拍摄的参数。2022年2月19日,钟楼。在现场,“找北”很重要,别看是一件小事,很多人到了现场之后找不到北,找不到北极星,就找不到拍摄的方向和角度。地球是自西向东自转的,地球的轴心对准北极星,从地球上看北极星的位置是不变的。当地球转动时,感觉满天的繁星都绕着北极星转动,只有镜头正对北极星,拍出来的星轨才是圆形。在现场拍摄足够数量的照片后,进行后期堆栈处理,获得一张星轨图。2019年11月7日,门头沟,永定塔。拍者:拍摄星轨有遇到什么困难吗?于汝文:京城著名古建很多,但适合拍星轨的也就那么几处。主管部门和安保人员让进去、并允许夜晚拍摄,几乎成了难以逾越的鸿沟。这就需要动用十足的力气去办,用周到的语言去说,去协调。好在我有一个信念,遇事别犯难,办法总比困难多。要想拍出好作品,那就不遗余力去协调。2022年3月5日,正阳门,箭楼。要说拍摄星轨之苦,苦就苦在拍摄过程中的等待。拍摄一张完美星轨没有三四个小时甚至通宵达旦是不行的。这期间,瞌睡都“不叫事”。冬天要经受严寒冷冻,夏天要经得住蚊虫叮咬。比如2015年12月9日拍摄古观象台星轨,晚上走出办公室一看,星星不少,适合拍摄,没顾上拿羽绒服就直奔而去。爬上去才知道,高台之上,寒风刺骨,气温低至零下十几摄氏度,手脚冻得根本不听使唤。上来一趟不容易,怎能轻易放弃,几个小时下来,鼻子都快冻掉了。2015年12月9日,古观象台。拍者:在9月份的“中国这十年”系列主题新闻发布会上,生态环境部部长黄润秋手拿的照片是你什么时间拍摄的?什么情况下拍摄的?于汝文:因为这个场景的星轨,我拍摄过很多次。我对照了一下,是2020年4月19日拍的一张。那张片是拍了368张合成(后期堆栈)的。那一天观星指数是不错的,我们一个晚上拍了三张片子,第一张片子在凌晨2点之前,是在故宫午门拍摄;凌晨2点以后,我们就到了角楼,拍了两个小时的角楼星轨;到了4点多钟,去拍了朝霞。2020年4月19日,故宫午门。拍者:你最喜欢哪一张北京的星轨图?于汝文:我经常开玩笑说,人生第一次总是最难忘的。第一次拍星空是瞭望塔“大钉子”,这是在2015年夏天拍摄的。当时是雨过天晴,适合拍星空。但在拍摄过程中,天空突然飘来几片云朵,大家惊呼,片子废了!因为我是第一次拍摄,也不知其中危害,心想是好是坏也要拍够时长,别人都收机器了,我仍然拍了一个多小时。片子堆栈合成后一看,虽然星星的轨迹短了些,但几朵云彩不仅没有损坏片子,反而增添了几分飘逸和情趣。也正是这张处女作,把我引上了星轨拍摄的“不归路”。2015年9月11日,北京奥林匹克塔。从那开始,我心里就有个想法,拍摄北京的星轨。北京什么出名?长安街出名,另外一个中轴线出名。我对北京(星轨的拍摄)是有我的期许和愿景的。美丽星空与著名古建相融合,形成天地合一、富有生命和灵性的画卷,是我拍摄星轨系列的初衷梦想和艺术追求。实际上我已经拍了8年时间,东西长安街、南北中轴线。古代建筑符号与星轨融为一体,形成绚丽多彩的美丽画卷,探寻中华文化的渊源,体现古代文明的智慧,彰显北京的厚重魅力。“南北中轴线,东西长安街”及沿长线系列作品制图。除了古建,北京的现代建筑鳞次栉比,大剧院、观光塔、中信大厦等等标志符号,现代地标和星轨浑然天成,构成璀璨夺目的亮丽风景,见证中国发展奇迹。著名的地标文化符号与星轨融为一体,这才叫作品。2020年7月14日,雁栖湖。拍者:你拍北京的星空8年了,北京的天空有什么变化吗?如何体现出来的?于汝文:我从2015年开始在北京拍,北京的天空变化太大了。我是拍风光片的,也包括夜景,拍摄时需要天气通透。实际上那时候是很难的,一年中通透的夜晚并不常见。我印象非常深,到了2016年之后,就感觉天气越来越好,一年逐渐能够有一百多、两百多天都是好天气。北京东西长安街和南北中轴线著名地标性建筑星轨,能凸显打赢首都蓝天保卫战的成果、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成效。2020年9月19日,佛爷顶。拍风光片时,中信大厦是北京重要拍摄地标之一。我们会从定都阁拍摄中信大厦,两者距离三十多公里。之前去拍,看起来可能北京的天气比较通透,但是站在定都阁向东看,北京城像戴了一顶沙帽子一样。现在上去之后,能够比较清晰地看到中信大厦。在首钢有一个黑山头,这个地方到中信大厦,距离是37公里,如果在这个地方能把中信大厦拍清楚了,就说明北京的天气非常通透了,非常好了。2021年2月16日,中信大厦悬日。现在这(北京的天气质量变好)是一个共识,大家都心知肚明,亲身感受到的。之前,可能很长时间能够遇到一次好天气,才会有人约一次拍摄。现在天气好的次数多了,每到天气晴朗的时候,都能接到10个、8个电话问:“老师,今天晚上我们去哪拍?”星轨与古建北京南北方向(包含中轴线)部分地标(由北至南)北京东西方向(包含长安街沿线)部分地标(由西至东)(以下内容请翻转屏幕观看)图 于汝文(除署名外)图片已取得作者授权编辑 郑新洽 张湘涓校对 杨许丽

泽连斯基:大规模袭击,36枚火箭……-俄军-乌克兰_网易订阅

泽连斯基:大规模袭击,36枚火箭……|俄军|乌克兰_网易订阅
据法新社22日报道,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当天表示,俄罗斯在夜间对乌克兰进行了“大规模袭击”。泽连斯基在社交媒体上指责俄罗斯“继续恐吓我们的国家”。他说:“夜间,敌人发动了大规模袭击:36枚火箭,其中大部分被击落……这是对关键目标的卑鄙袭击。”此前有报道称,乌克兰的能源基础设施遭到袭击,22日乌克兰全国有超过100万户家庭断电。泽连斯基对此,俄罗斯方面暂时尚未回应。俄罗斯国防部22日发表消息称,自俄罗斯开展特别军事行动以来,俄军已摧毁乌克兰超6700辆特种军用车辆。延伸阅读:牛弹琴:苏洛维金公开承认前方形势不利 表态非常罕见赫尔松的特产是西瓜,又大又甜。一张乌克兰的宣传照上,一名乌克兰士兵,右手捧着一个大西瓜,左手竖着大拇指,身后是火箭弹正向俄军阵地倾泻。形势正在起变化,俄军开始了最艰难的保卫战。士气大涨的乌军,正发动猛烈进攻,钳形攻势的目标,则直指赫尔松。请注意,这里的赫尔松,指的是赫尔松州首府赫尔松市。今年俄乌冲突爆发后第七天,俄军就攻入赫尔松市,这也是俄军拿下的第一座乌克兰重要城市。在不久前的乌东四个地区入俄公投中,赫尔松州被宣布加入俄罗斯,成为俄罗斯的一个州。但战场瞬息万变,现在,这个州的首府有点悬了。地理位置俄罗斯正在全力应对,普京也不敢大意。10月19日,普京召开国家安全会议,宣布:乌东四地区——顿涅茨克、卢甘斯克、赫尔松和扎波罗热,从10月20日起进入战时状态。普京在下达命令时说:“我要提醒的是,顿涅茨克、卢甘斯克、赫尔松和扎波罗热在成为俄罗斯的组成部分之前实行过战时状态。现在我们需要在俄罗斯立法的框架内正式确定这一制度,因此,我签署了一项关于在俄罗斯联邦这四个主体中引入军事管制的命令,并将立即送交联邦委员会批准。”普京还指控:“坦率地说,新纳粹分子在使用恐怖手段:破坏重要设施;安排暗杀地方政府机关的代表……”同一天,普京还下令,在俄边境地区实行“中等应急响应”,提高中央联邦管区和南部联邦管区战备等级。普京很清楚,俄军正在前线陷入一场苦战。从作战形势图看,乌军士气高涨正步步紧逼,并发起大规模反攻。俄新任命的俄军乌克兰战场最高指挥官、陆军大将苏洛维金此前也承认,前线总体形势“紧张”,赫尔松地区局势令人不安,有关赫尔松市本身的进一步行动将取决于军事形势,但”我们不能排除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”。按照他的说法,乌军每天的伤亡人数在600至1000人之间,俄军的策略不同,“我们并不一味寻求高速推进。我们珍惜每一个士兵的同时,粉碎敌军进攻。”公开承认前方形势不利,这样的表态,还是非常罕见的。苏洛维金“非常艰难的决定”,又是什么?从目前的种种迹象看,那就是三十六计——走为上计。俄军已开始大规模从赫尔松市撤离,撤向第聂伯河左岸。赫尔松当地负责人弗拉基米尔-萨尔多在电视直播中说:“从今天(10月19日)起,该市的所有(俄罗斯)权力机构,民事和军事行政部门,所有部委,将转移到与赫尔松交界的第聂伯河左岸。”他坚持认为,“没人打算放弃赫尔松,“军队将战斗到死”,“但我们必须确保平民的安全”。赫尔松市民则收到短信,敦促他们在“乌克兰军队炮击”前赶紧撤离。按照赫尔松官员的披露,大约5-6万人将撤向第聂伯河左岸,如果以每天一万人的速度计算,撤离工作将持续6天。也就是说,俄军至少要顶住一个星期。考虑到赫尔松市是俄乌冲突后俄军占领的第一座重要城市,CNN的评价是,俄军将很快失去“这场战争中的最大战利品之一”。乌克兰方面则指责俄方正在恐吓赫尔松居民,裹挟他们进入俄罗斯。很多前线乌克兰士兵,则以吃西瓜的行为艺术,宣示拿下赫尔松的决心。资料图最后,怎么看?三点吧。第一,俄军开始最艰难的保卫战。基于最近拉胯的战场形势,普京临时换将,将威名赫赫的光头司令苏洛维金任命为前线总司令。但从赫尔松形势看,至少在短期内,光头将军也没能改变战场走势。以前俄军都是进攻,进攻赫尔松,进攻马里乌波尔;但现在,则开始保卫战了,保卫赫尔松。如果第聂伯河右岸彻底失守,那意味着已被俄列入领土的赫尔松州,约三分之一土地被乌军夺回。赫尔松市靠近克里米亚,附近不远处就是运河,这是克里米亚关键的水源头。这注定将是一场艰苦的保卫战。第二,这既是土地的拼杀,也是人口的争夺。这与以往常见的国与国冲突不同。比如,美军在伊拉克、在阿富汗打仗,撤离肯定迅速撤,基本不用关心当地人,最后最多是不得已,撤走一些关系密切的“好朋友”。但俄乌冲突,双方既为土地拼杀,感觉更是人口的争夺。所以,形势哪怕不妙,仍鼓励平民朝自己方向撤离。在那片广袤的土地,人口就是最宝贵的资源。但这更像是一场悖论,两国都是土地大国,有的是资源矿产和土地,就为了那么一丁点地方,还争什么啊?当然,用俄罗斯的说法,这是西方造的孽,是北约的步步紧逼,让俄罗斯忍不可忍。而且,美国还要和俄罗斯战斗到最后一个乌克兰人。资料图第三,更血腥的可能还在后面。这是最让人倒吸一口凉气的前景。俄罗斯只是抓紧从赫尔松市撤离平民,但按照赫尔松10多万人口计算,估计还有约一半人会留在这座城市。俄军也没有完全放弃赫尔松市。事实上,这是俄军拿下的第一座重要城市,俄军不激烈抵抗就主动放弃,在政治上都交代不过去。这也不是“末日将军”苏洛维金的风格。那接下来可能是一场激烈的战斗。城市战的血腥,我们从之前的马里乌波尔之战就可以看出。可怜,这座战前乌克兰最大的钢铁城市,最后被打成一片废墟。战场正进入僵持阶段,那意味着,这是一台巨大的绞肉机。最怕的就是这种势均力敌、各不相让,谈判都很难取得突破,但可怜,还有无数人将命丧其中。更别提,如果俄罗斯真被逼到墙角——将一个核大国逼到退无可退,那将是什么可怕后果?和平路茫茫,满目尽血光。若干年后回看,我相信很多人都会问:这一切到底都为了什么?成千上万人死去,值得吗?